帕克:我、邓肯和吉诺比利的三人组会被人们一起铭记

今日托尼-帕克在接受采访时宣布了自己的退役决定,以下为部分采访内容。

什么时候你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做托尼-帕克了呢?

“对于我而言,上个赛季很不一样。我在夏洛特有一段不错的日子。但在马刺效力17年后,这对我而言很不一样。所以我意识到时代变了,我当时很怀念过去。而和我在圣安东尼奥的家人分居两地,这也是我决定退役的一小部分原因,所以我做出了决定,认为是时候向前看了。我在我人生中拥有了许多不错的东西。一个美丽的家庭,一群美丽的孩子,所以我希望在他们身上花更多时间。”

你是否在某一场比赛中或者某个时刻开始想,“好吧,是时候了。”?

“在赛季结束时,我知道就是这个时候了。”

你是如何以平和的心态面对的?

“这很有趣,因为我的家人比朋友们更关心这件事,他们说,‘哦,摆脱。再打一个赛季吧。再打一年。’我的想法?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平和地面对这个决定了,因为我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准备,我在法国拥有两支球队,我的国际学校在九月份也将开幕。我有许多事情要去做,所以我总是对于这个决定感到平和。当时机到来时,我会准备好让年轻人接班。篮球运动就是给年轻人的。对于我而言,这就是为什么我很早就清楚,当退役的时机到来时,我会平和地接受。”

多年前,你曾固执地和我说你要打20个赛季,是时候改变了你的想法呢?

“当然,我想打20个赛季,我仍认为我可以继续打。我在黄蜂有个不错的赛季,我保持了健康。但同时,我现在找不到理由打20个赛季了。”

为马刺效力和为黄蜂效力有什么不同?

“在马刺的17年里,每个赛季开始时我都认为我们有很大机会赢下总冠军。所以当来到一支球队时你想着‘我们不可能赢得总冠军’,这种感觉很奇怪。即便我在黄蜂有着不错的日子——还有队友们,他们对我很不错——最终我打篮球是为了赢。我们在法国国家队一直尝试着赢得金牌,在马刺一直尝试去赢下总冠军。

“如果我不为总冠军而战了,那为什么我们要打球呢?这就是为什么这对于我而言十分不同,尤其是在精神层面上的注意力和出战我热爱的比赛的动力,因为我想要赢得什么。”

在结束辉煌的职业生涯后,NBA和球迷们向德克-诺维茨基和德维恩-韦德告别。你是否希望你也有一个告别赛季呢?

“我一点也不想。这很有趣,因为我的兄弟问了我这个问题。‘你不想像德克或者韦德那样吗?’我回答道,‘不,因为我穿的不是马刺球衣。’所以对于我而言,这不一样。韦德穿着热火球衣完成了退役巡演,诺维茨基穿着独行侠球衣退役,所以他们的结尾都很不错。但我有所不同,因为我是黄蜂的一员,所以我认为我不需要告别巡演。在我看来,当我的马刺球衣被退役或者我进入名人堂时,我会和大家说再见。”

回顾你的职业生涯,你现在感想如何?

“我感到很幸运,能够为出色的球队、队友和教练们效力。我们经历的一切十分特别。这很有趣,因为在夏洛特的一整个赛季,我更加清楚地意识到我们在马刺的岁月十分、十分特别。我们队友之间十分亲密。甚至现在,例如两天前,我和邓肯和吉诺比利在打网球。我们在谈论以前的旧时光,你会意识到这是多么特别。我们一起合作了17年,所有的胜利,季后赛历史上胜场最多和最棒的三人组,所有这些记录。现在我开始回想起我们完成的一切。”

邓肯和吉诺比利的退役是否对你有影响呢?

“这有一点影响,但同时我仍以为我会在马刺效力20个赛季。但在和邓肯和吉诺比利的交谈中,这帮助我做出了决定。我想,‘好吧,我做好准备了。邓肯和吉诺比利都退役了,这不一样。’”

当你告诉邓肯和吉诺比利退役的决定时,他们说了什么?

“他们说,‘你确定吗?’我回答道,‘是的,我很肯定。’他们说道,‘如果你很肯定,伙计,我为你感到很开心。我们曾在一起有过不错的岁月,我们已经等不及在网球上击败你,并和你有更多相处时间了。’”

所以你在打网球时告诉他们的?

“不,我在午饭时和他们说的。我们在电话上聊了,然后在打网球时我和他们说了。”

你认为你们三个会怎么被人铭记?

“我们会被一起铭记。但和他们分享这个时刻的感觉很不错。这很疯狂。我们来自三个不同的背景,然后走到了一起。看着邓肯的球衣退役,然后是吉诺比利。看着吉诺比利的球衣退役,我情绪十分激动,你会想起所有这些时刻,你会想你要说些什么。和他们分享这些时刻很不错。”

你认为你的球衣退役日会是怎样的?你想象过吗?

“我没想过,我不知道。这很难想象。但这会是最后一次我们可以庆祝那个时代的三人组,所以我希望对于所有人而言这会是个特别的夜晚。”

消息源:The Undefeated

转自:https://lite.hupu.com/s?u=nba/news/2441710&type=1